《每日经济新闻》| 安能物流林迪生:快运进入“有效规模增长”阶段 能源管理、低碳转型迫在眉睫
2022-06-27

作为建立在车轮上的行业,零担快运承担着我国物资流通的大部分环节,同时也因为传统燃油车比例过高能耗和碳排都相对较高,成为物流行业绿色、低碳发展过程中的重点关注领域。

 

而作为快运行业的头部企业,安能物流(HK09956,股价3.9港元,市值45.34亿港元)一直以来都在进行低碳转型、能源管理、调整能源结构等探索,试图通过绿色货运和数字化转型减少运营对环境带来的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安能去年11月上市之初便在董事会下设立了独立的ESG委员会,形成了董事会、ESG委员会、ESG工作组的ESG三级治理架构,全方位多角度地贯彻可持续发展理念。而在今年5月,安能物流发布上市后首份ESG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安能温室气体减排量达60647吨,光伏发电量达32000千瓦时,通过大力推行电子面单,所节约纸张量达208吨。

 

零担快运市场规模巨大,但仍处于系统性变革期,安能物流如何数字化运营和智能化决策?今年618期间安能物流在物流减碳方面做了哪些布局?有哪些显著的成效?

 

6月27日,在每日经济新闻联合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共同举办的主题为“零碳转型、降本增效与投资机遇”ESG行动派物流行业系列沙龙上,安能物流首席财务官林迪生对此进行解读,并对安能物流的绿色运输举措、以及降本增效、节能减排实践过程中总结的数字化转型经验进行分享。

 

图片

安能物流首席财务官林迪生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四大举措实现绿色运输,618大幅提升车挂比例

 

相比于往年,疫情的局部地区暴发对于今年的618的商品流通带来了较大的考验,不过通过提高车头和挂车的比例,安能物流今年依然实现了货量同比10%的增长。

 

“我们去年618车头车挂比大概是在1:1.2左右,每一个车头对应大概1.2个车挂,我们今年基本上把比例提高到接近1:1.4,我们在今年全年的目标大概要达到1:1.5的一个甩挂比例。”林迪生透露。通过车挂的增加,安能物流平台上车队的运输效率进一步提升,油耗以及碳排放也进一步优化,而这仅仅是这两年安能对于节能减排、降本增效探索的一个实践样本。

 

林迪生在沙龙现场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公司已建成一支由约4000辆大容量干线卡车和5000余辆挂车组成的自营车队。为了严格管控车队能耗和温室气体排放,安能加大管理投入和技术投入,力求降低自身对环境及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

 

具体来说,安能物流通过四个方面实现绿色运输和节能减排。第一个方面推广更加节油的车辆。林迪生表示,以前平台上运输更多是六轴的车,而如今通过购买并且营运五轴及四轴的车辆,包括降低车挂的重量,通过更加环保、节油的车型来实现了其中一半节油工作。

 

第二个方面是推广升级平台现有的车辆的配置。林迪生表示,安能物流通过和中国重汽(SZ000951,股价13.28元,市值156亿元)、一汽解放(SZ000800,股价9.62元,市值448亿元)等主机厂合作,根据不同的路线定制车辆的配置和对油门的设置,从而实现运输过程的减排。林迪生提供的数据显示,仅仅在2021年,这种通过定制方式实现的减排量就达到6000多吨柴油。

 

第三个方面是进行LNG车型的尝试,实现柴油车辆逐步的转型,从传统柴油车到LNG的部分使用液化天然气,再从液化天然气逐步升级到新能源,从而实现柴油的节约。

 

第四个方面是线路的优化,车辆使用率和运输效率。具体来说,减少平台上每吨运输的货物的中转频次,并通过优化减少货物的运输距离,最终实现油耗和碳排放的优化。

 

这四大举措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果。林迪生表示,2021年安能物流的柴油节油量达19288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共计60647吨二氧化碳当量,其中通过节油车辆更替减排量达36727吨,通过现有车辆升级减排量达20690吨,通过LNG车型更替减排量达2287吨,通过线路优化减排量达943吨。而这四个方面也是安能物流今年以及未来长期的建设重点。

图片

安能物流2021年减排情况 图片来源:安能物流2021年ESG报告截图

“中国零担快运行业最大的概率线的车队,我们在投入车队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和一个原因就是我们通过自主管理干线车队来持续降低我们的能耗,持续降低我们的油耗,持续的优化我们的碳排放的足迹。”林迪生表示。

 

除了运输路径上,安能物流对于节能减排的布局也正在延伸到更深入的环节,林迪生表示,安能物流目前也在推进分拨中心的改造,“比起我们在卡车运输的绿色减排过程,分拨中心的改造动作稍微慢一点,但是我们也开始做一些尝试,比如我们现在在我们的分拨中心也开始逐渐实现一些太阳能的发电、通过光伏发电的形式开始来实现一些场地上的减排。”林迪生表示。

 

除此之外,安能也在快运行业大力的在推行电子订单的使用,特别是在很多的场景里面,跟快递行业相比,快运市场推行电子面单的难度更高,不过从整个去年全年来看,安能物流通过电子面单实现节约纸张数量达到208吨左右。

 

而在安能200多万平米的分拨中心的运作当中,安能物流持续实现废弃品的减排以及水资源使用的降本和增效。“我们现在能够实现150个分拨中心所有的废弃物都能够得到100%的合规处置。”林迪生表示。

 

行业进入有效规模增长阶段,数字化运营和智能化决策成关键

 

林迪生表示,在零担和运输当中,整个降本增效以及效率的持续提升,跟安能的节能减排,包括减碳的大目标实际上是非常一致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国家对行业整体能耗以及减碳的要求,包括能源转型,实际上对零担行业是利好的消息。

 

在零担运输行业,在快运网络起来之前,实际上这个行业是大,但是极度的分散,大部分零担企业都是中小专线,以及小三方、小黄牛构成的分散且服务不稳定市场。安能物流通过规模效应、网络效应对市场进行了有效的整合,也能够逐步地通过高质量、稳定的服务,为终端、发货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但是当快运网络发展到当今的阶段后,下一步的重点实际上已经不在于简简单单的规模上的扩张,而是有效规模的增长,以及对网络的全网的精细化的营运,这一点对于整个快运网络下一步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林迪生表示,在整个快运网络和零担成本结构当中,实际上公路的运输是整个成本结构当中最重要的一款,大概占总成本大概40-50%,因此对于快运公司来说,下一步的工作的重点实际上是实现单位干线成本持续的下降,以保证总成本领先,竞争力提升上面保持领先的地位。

 

实现这个目标不仅需要各个环节的节能减排,底层逻辑来自安能现在做的全链路数字化的营运,包括智能化的决策带来的全行业的高效率改革。具体包括:

 

第一,建立对成本感知能力以及全网态势的更深入、更精准的掌握。“在过去的10年发展时间,我们开发了五十几套信息系统,能够把我们的全链路的营运流程全部打通,能够让我们的管理层能够实时地去看到我们的成本,但这只是第一步,现在我们要把之前按周按天去监控成本,能够做到按小时能够去监控我们的发货以及成本。”林迪生表示。

 

第二则是持续培养团队以数据为决策的业务习惯和要求。“当你拥有这么多数字化工具的同时,业务团队营运团队的工作习惯以及工作方法以及整个决策流程也非常重要。”林迪生表示。

 

图片

安能物流数字化系统 图片来源:安能物流2021年ESG报告截图

 

除此之外,林迪生特别强调,在节能减排的过程中,很多资产必须要控制在自己手上,才能够做到效率提升、节能减排,才能够有主导权。而这也是安能物流这两年一直在做的:将外包车队逐步转化为自营车队。

 

“外包模式上,我们仅仅是强调成本对外包商成本的管控,到现在我们做到了整个自营车队的全链路一个闭环的管理和提升,这个才能实现通过持续运输系统升级来提升整个车辆的单公里的效率和全网运输效率,这也是我们整个营运体系的一个重要领域。”林迪生表示。

 

林迪生同时提到数据化颗粒度的细化,一直以来,外界对于物流行业的印象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实际上,物流公司对于数字化的需求已经超越精细化。

 

“我们在数字化上一个很重要的进展,是持续地把我们的颗粒度能够细化,之前我们的数字化画像仅仅停留在我们的货运合作上级别,但是货运合作商下面的二级货运代理商我们是比较模糊的。但是在过去的这两年的工作当中,我们能够把代理商的画像突出,把他们的营运模式都实现线上化、数字化,甚至我们现在不仅仅是做到了这些代理商的数字化,包括代理商的每一辆车、每一个司机我们都能够把它实现一个数字化。”林迪生表示。

 

“在这个基础上,安能物流可以实现将派费直接分配到执行派送任务的司机上,极大提升了司机、包括二级网点的工作积极性。”林迪生表示。

 

对于未来,林迪生表示,整个零担快运行业的效率提升空间还非常的大,因为安能物流过去十年更多的是提升自身的骨干网,下一步,安能物流希望通过科技的进步、数字化的深入,着重于去提升其在全国覆盖96%乡镇的3万多个还在持续增长网点的营运效率。

 

“这个会给我们全网带来巨大的红利,持续降低我们的营运成本,最终传递到我们的发货客户,也让中国零担快运行业更有效率,服务更稳定,更有时效。”林迪生表示。

 

网页链接:https://view.inews.qq.com/a/20220627A074FX00

在线客服
官方微信
投诉建议